第4章我杀人了
作者:北宋石头 更新:2020-01-20

    不见不散咖啡屋里,许静与王帆两人入了座,服务生毕恭毕敬地迎上来:“二位要喝点什么?” 

  王帆理了理额前的长发,冷冷地说:“来两杯咖啡。” 

  服务员微俯着身子:“好的,请二位稍等。”陪着微笑正要离去,却又被王帆叫回来:“等等,其中一杯要加糖的?对了,许静,你的要加糖么?” 

  听到王帆问自己要不要加糖,心想自己爱喝茶,于是连连摆手:“王姐你喝咖啡,我只想喝杯茶。” 

  王帆这时才看了服务员一眼,瞬间又回过头来:“换上一杯咖啡,一杯茶,咖啡要以前的,但茶要最好的,你听到了么?” 

  对王帆这种霸道的命令口气,服务员丝毫没有厌恶之情,仍然是微笑,点头:“好的,请二位稍等。” 

  正要转身,好像又想起了什么,回过头来对王帆说:“对不起二位,我们这里只有咖啡,没有茶,还请二位见谅。” 

  王帆猛地回过头来,盯着服务员的脸:“你这是什么服务态度!一个咖啡屋里连杯茶也倒不出来?我看你们关门算了!” 

  许静看着服务员的脸,觉得这个男服务员像个学生,顶多不过二十岁,心想这服务员还真沉得住气,服务态度还是可以的,如果真没茶就算了,大不了一起陪喝咖啡,于是就对王帆说:“王姐我看还是算了,我不喝茶了,我陪你喝咖啡。” 

  王帆眉毛竖起来,对服务员说:“好,就上两杯咖啡吧,本来今天有个好心情,都被你打搅了!” 

  许静看到王帆不再那么生气,连忙凑上去问:“王姐你昨晚怎么了?有什么事么?。” 

  很快服务员端着两杯咖啡过来了,他把咖啡分别放在许静和王帆的面前,说:“二位请慢用。” 

  王帆端起一杯,放在嘴边品了一口,立即吐出来:“叫你们老板来,今天的咖啡变味了。” 

  “没变味道,我们一直是这样的方法做的,再说我们老板现在也不在啊,大姐你有什么事和我说吧?”服务员面色不改。 

  “和你说,和你说你能做主么?我说我杀人了你能做主么?”王帆脸上愤怒,站起身来要发脾气了。 

  服务生一脸雾水,笑着说:“大姐长得这么漂亮,会杀人么?再说就是真杀了人,也没必要发这么大脾气,这位大姐真会开玩笑,你要真杀了人,还会在这里喝咖啡么?” 

  王帆拿起面前的杯子摔在地上:“你小子说的什么话?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失业?明天就让你们咖啡屋关门?把你们老板叫来!” 

  服务员满脸狐疑地走了,许静心里也纳闷,今天怎么回事,王帆怎么发这么大脾气?于是就问王帆:“你和人家发什么脾气呀,王姐你说说看,到底出什么事了,别憋在心里怪难受的。” 

  王帆正要开口说话,一位女服务员走过来,头发后面梳着一个好看的发髻,细长的眉毛,走过来陪着笑脸对王帆说:“您有什么问题可以和我说,我觉得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,您说呢?” 

  王帆斜着眼看看女服务员说:“我这个姐妹想在你们这里喝杯茶,你们怎么会没有?是不是怕我们付不起钱?” 

  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对不起啊,二位误会了,我们这里是咖啡屋,不是茶社。”这位女服务员的态度出奇地好,许静倒觉得不好意思了,她拉拉王帆的手。 

  但王帆态度依旧强硬:“你店里没茶叶,应该想办法去买呀。” 

  这个女服务员满脸微笑,俯下身去拾起杯子的碎片,说:“这个没关系,您是我们这里的常客,有什么火可以向我发,但是您摔东西就有点过分了。” 

  “你怎么说话的?你这是什么态度?”王帆站起来,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。 

  “王姐,我看算了吧,你怎么发这么大的火?咱们还是走吧。”许静拉拉王帆的手,示意她赶快离开。 

  “这位大姐消消气,不就是没喝上茶叶么?这有什么难的?我让服务员买就是了。”女服务员扭头看看刚才的那个男服务员:“小王小王,快去,快去买最好的龙井茶给王姐泡上。”又扭过头来对王帆说:“王姐,您消消气,俗话说杀人不过头点地,您何必发那么大的火呢?” 

  “杀人?杀人是简单,头点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我就杀人了怎么着?”王帆听到“杀人”二字,气不打一处来。 

  “看看大姐脾气又来了不是?我就是开个玩笑嘛,我不信姐姐真的会杀人呢,看姐姐慈眉善目的,姐姐要杀人,全国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已经是杀人犯了,姐姐言重了。”女服务员拉着王帆的手,想让王帆坐下说话。 

  男服务员满头大汗地走进来,手里拖了包茶叶,女服务员忙吩咐说快去泡茶,王帆却叹了口气,说:“不必了。” 

  王帆从包里掏出二百块钱放在咖啡桌上:“今天我心情不好,这是刚才茶杯的赔偿,也别难为了这小伙子,我和你们老板是朋友,要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,今天的事不会就此罢休的。” 

  男服务员在一旁一直没言语,他发现这个女人的变化实在太快。 

  从咖啡屋出来,两人站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大十字街口,许静没说话,平日里王帆是爽快,每天都乐观向上,正琢磨着什么事让王帆这么心烦,没等她开口问,王帆自己却说话了:“我已经把他杀了。” 

  许静突然听到王帆说出“杀人”字眼,着实吃了一惊:“王姐,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次,你把谁杀了?